中国政府网 |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借用“两个轮子”进行的“金融创新”(质监参考)

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  时间:2017-08-25

    近日,针对押金难退的问题,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在公开场合回应说:是“技术问题”。

    无独有偶,今年6月初,疑似“停运”的町町单车,针对押金返还延迟一事发布公告称:是“系统故障所致”。但是,就在8月初,町町单车被媒体曝出“人去楼空”“疑似跑路”。

    不论“技术原因”是否为真,部分共享单车押金返还延迟却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 “预计在未来半年到一年时间里,就会出现共享单车企业卷着押金逃走的案例。”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共享单车本质上就是借用“两个轮子”进行的“金融创新”,一旦企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,押金的风险将凸显出来。

    “押金”是盈利点?

    OFO小黄车用户陈仰念一直对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十分不解。他从今年4月8日注册至今,一共用车175次,当时充值100元(优惠活动另送100元),如今账户余额仍然还有162.65元,期间,还曾提现20元用车红包。

    “4个多月时间,感觉OFO就没在我身上赚到什么钱。”陈仰念的这个疑问,很多消费者都曾在脑中闪现,甚至连国外媒体也对其一头雾水。德国《经济周刊》在7月29日发表文章称,中国的共享单车是“白痴经济”,因为其“尽管发展迅速却不赚钱”。

    对于动不动就推出“周末免费骑行”“1元包月卡”等优惠活动的共享单车,如何盈利,确实让人“想不通”。这还不包括车辆自身的损耗成本。

    但是,很快就有分析人士指出,共享单车真正的盈利点根本不在运营环节,而是押金环节,“通过对巨额押金的资本运作,共享单车企业获得了丰厚收益”。

    郭建荣算过这样一笔账:全国摩拜单车的注册用户已经突破1亿,每辆单车的押金是299元,押金池里的资金就会超过300亿,按照理财年化利润8%计算,每年押金盈利将达到24亿元。“这一数字超过我国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纯利润”。

    “上海市场上的赳赳单车,主打口号是终身免费。”郭建荣表示,如果不在押金上“做文章”,这种终身免费模式的企业肯定难以为继。

    对押金进行理财是允许的

    针对众多对共享单车押金安全的疑虑,摩拜和OFO纷纷作出回应。

    摩拜公关部对记者表示,摩拜早在今年2月就与招商银行合作,成为第一家“做押金第三方金融机构监管”的共享单车企业,招商银行对摩拜监管账户内所有资金进行严格的审核、监管,确保押金的管理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及摩拜与用户之间的《用户指南》《车费与押金》等规定。 

    OFO公关部门也回应称,“不会考虑类似于‘押金生息’的模式,目前已经与中信银行合作对用户押金进行托管”,OFO未来还将降低共享单车押金门槛。

    对于押金池里的巨额账户,共享单车企业的权责范围是什么呢?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,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,收取押金完全是正常的商业行为。押金是避免单车使用者违约的保障,而且单车企业对这笔资金开展一定的理财活动是被允许的。

    刘俊海表示,共享单车押金使用的核心问题是“收支透明”,用户在需要时,能够及时退还。

    “消费者一怕小公司卷走押金,二怕退款时推三阻四,但这两个问题在技术上都很容易得到解决。”国家行政学院行政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效羽表示,对于共享单车来说,押金并不是大问题。因为在10部门联合出台的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中,已经对用户资金安全监管作出了明确规定。

    押金安全缺乏有效监管

    《指导意见》第十二条包括以下内容: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、预付资金的,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、预付资金,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、预付资金专用账户,实施专款专用,接受监管,防控用户资金风险。

    但是“专款”真能“专用”吗?郭建荣对此表示质疑。他说,尽管《指导意见》中已经有了明确规定,但是共享单车行业对于押金监管仍然缺乏有效手段。“只要做到押金及时退还,自然不会有人过问押金用途。但是对于大企业来说,从几百亿元的押金中拿出五、六亿元来做退款备用,就能完全应付部分消费者押金退还问题。另外的押金‘大头’可以照常进行资本运作。” 

    对于小企业来说,由于我国法律对押金的保管、使用等问题并无明确的监管要求,其押金安全问题同样不容忽视。郭建荣说,小企业因为无法吸纳更多的金融资本,一旦出现运营困难,靠押金进行“钱生钱”的资金链条就会断掉,企业破产后,消费者的押金也就打了“水漂”。尽管数额不大,但是因为涉及的人数众多,所以会对社会稳定带来巨大风险。

    就目前来说,针对用户资金及信息安全等问题,《指导意见》已经作出“鼓励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”的规定,但是未来实施情况如何,仍然有待市场检验。

    刘俊海表示,对于押金收取问题,只能寄希望于通过鼓励竞争,通过市场手段来调节。